18新利手机版下载

怀念的台铁淡水线与那个有着张雨生的夏季

内容摘要:怀念的台铁淡水线与那个有着张雨生的夏季本文摘自《遇见台湾邂逅在岛屿的火车上》作者阮义忠、姚谦、刘克襄、陈传兴等 浙江大学出版社 2016-8-15出版 本文作者:台湾铁道文化专家...

  怀念的台铁淡水线与那个有着张雨生的夏季本文摘自《遇见台湾·邂逅在岛屿的火车上》作者阮义忠、姚谦、刘克襄、陈传兴等 浙江大学出版社 2016-8-15出版 本文作者:台湾铁道文化专家 洪致文 我一直记得,1988年7月,是张雨生《我的未来不是梦》红遍台湾大街小巷的那个夏天。对于我来说,那个夏天,也是一条我从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铁路——淡水线,即将告别人间的时刻。还在读高中的我,跟好友约好打算乘坐停驶之前的最后一趟车,拍摄一些它的身影,在校刊上制作一个《最后的淡水线》专辑。 那个酷热的七月盛夏,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拿起相机去追火车的日子。我们坐着橘红色R20型车头拉着的蓝色长条椅通勤客车,一路晃荡于淡水线上。在关渡圆弧状的月台下车,瞧着列车一溜烟地躲进了淡水线唯一的隧道里远去,怎知几个月后王杰跟叶欢会在没了火车的山洞里拍着《你是我胸口永远的痛》的MV? 在艳阳下,我走着从没走过的路,沿着铁道平行地一路踱向竹园去。途中,忽然听到买汽水的小摊收音机里,传来了张雨生那首《我的未来不是梦》的歌声。也许是歌与广告搭配得好吧?大太阳底下的酷热,让人不得不想起冰凉的汽水,也无可抑制地买了来喝一口。 在关渡大桥旁的一座螺旋观景台上,高中时代的我们,喝着冰凉的饮料,居高临下好满足地等着火车的驶过,然后按下快门捕捉那青春记忆里的一刹。 观音山美丽的仰望头型,在蓝天与淡水河的水影映照下,搭配出一幅古典美女仰躺水面上的绝景。橘色的车头,倒像是淘气的小鬼,噗噗地带着蓝色车厢爬过身边。 这个封存于我高中记忆里的铁道之旅,是我对淡水线的最后告别。之后,我再也没有机会去坐台铁的淡水线列车,甚至,再一次去那个有着螺旋观景台的地点,也是捷运淡水线快要完工之时的好多年以后。 不知道是何时,美丽的观音仰望图形,竟被耸立的高楼遮住了脸,仿佛樱桃小丸子额头上的直线,由上而下地画出了一篇阴霾的天空。在大雨滂沱的阴雨中,我又一次坐着捷运的电联车来到了关渡、竹园。感叹的是,人事全非以后的世界,变得我再也不认识了。也许,就像大海带走每条河流一般,所有的一切,也都已经随着时光的流逝,全部都被带走了吧? 我常常想,要不是家里有一个张雨生的超级歌迷,收集了他的专辑、海报、签名照、所有电台访问、电视打歌录影,我也不会那么去关注他之后的一切的一切。 是在整理过去淡水线照片的那个晚上,我又一次巧合地放着那收录着《我的未来不是梦》的《六个朋友》合辑,才想起了那个夏天的往事。 看着不再有的火车身影,听着只能从录音中回味的高亢声音,我想,我会永远记得那个难忘的夏天,那个年轻时代追着一条87岁老铁道最后身影,而且,还有张雨生《我的未来不是梦》歌声的那个夏日……


分享到: